我想,

我認栽了,

我想我真的錯了,

是我看走眼嗎?

這就是我所幫助我所挺的人嗎?

這段時間我不斷思考這個問題,

害怕?恐懼?

這些到底能算些什麼?

朋友認識這麼久,

難道我認識的您已經改變了嗎?

挺一個人,選邊站,是我當初的決定。

因為您說您討厭那個人,

兩邊都是朋友,

我選擇了幫您,

因為我不想讓人說特別的閒話,

所以我連中立也不想選擇,

我選擇了挺您,

也選擇了討厭那個人,

如今,

看到您跟那個人相處模式,

說真的我傻眼到了,

這就是我當初挺您的回報嗎?

挺您槓上的人有多少得罪的有多少?

現在您跟我說,

您不討厭那個人,

您告訴我您是中立的,

那我呢?

該怎麼辦,

繼續討厭那個人嗎?

都已經槓上了您才這麼說,

似乎有點太誇張了點,

尊重過我嗎?

很多事情想幫您,

但是現在的我會猶豫,

縱使有能力,

我也開始猶豫開始懷疑,

會不會在後面又被將了一軍?

我不敢奢望我也不敢渴望,

往後這段時間會不會還有您這個朋友存在,

我無奈但是我不想跟您吵,

我累了,這次不是說說而已,

而是真的累了,都已經二十幾歲了,

該穩定自己才對,能容忍的我想我現在會盡力容忍,

我也不會再幫助任何人,

也不能這麼說,應該說我現在會評估了吧!

評估是否應該幫您,評估是否要挺您了吧!

我真的不想賠了夫人又折兵,講的一套做的一套,



















在此我也要感謝我現在認識的新朋友,

我們曾經一起努力的回報,是讓我認識了你們這群人,

讓我開心快樂,讓我有時間忘記不愉快,

讓我有時間喘口氣,讓我有時間想事情,

有太多太多的感謝,是我們一群人努力過後的果實,

此時我才發現,原來努力過後的果實,也可以這麼甜美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jen_ruong.

a09565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