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結果的愛情

我忘了是何時開始認識她的,大概三年了吧!
我們一直保持好朋友的身份,有想過要追她,可是基於某種因素,放棄了,而且身邊也多了個人了,於是,我就一直當她的一個好朋友,大概在六個月前吧!
「我們分手了!」她清煙淡描的說著。
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這樣,強忍傷心,故做堅強,可是眼中打轉的淚,卻一直增大,滑出了她的眼眶, 她才放下她的"堅強",放聲大哭!
而我只是站在那看著她,拿我未曾用過的白手帕給她。
我不知要如何哄她,勸她再找一個嗎?還是?
從那時開始,我的心情也改變了,我以為這只是對朋友的關懷,這種關懷 ,越來越複雜,是愛戀,可是我並不想承認,我想現在並不是時機...

二個月後見她變的很活潑,我想可能是脫離了分手的痛了吧!
於是我就沒在意很多,她依如往常的吵著我帶她去"散步",她所謂的散步就是騎著機車繞到她想回家。
可是時機不對呀,我後天要期初考耶,誰會想這時去西子灣散步呀?!

而且我現在在新竹耶,她瘋,我可是還沒瘋耶,坐火車還比較快說!


看到她又開始眼淚攻勢,我又不得不折服,誰叫我就是那麼不忍心看女孩子哭,不知道她何時學會這招,可能是前任"教導有方"吧!

一路上我都以100的車速騎著,因為清晨三點,有誰會在這時"散步"呀,到了西子灣,她就開始奔向她的西子灣,根本就忘了我這個"車夫"咩!

她拿著小小的玻璃瓶開始裝西子灣的沙,這時我突然想起她分手的事。
「為何你們分手呀?」我吃著剛從7-11買的包子。
她的臉色沈了,嚇死人了,我問錯了嗎??
「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,而這件事就正好是那件事。」她說。

「妳提的呀?」我說。
「對呀,因為我太愛他了,所以我必需這麼做!」
「為什麼呀?荷。」我不懂為何愛一個人,就要和他分手?

她笑著說:「因為我愛上你了呀!呵...」
這是她用來解決不想答的答案,難道我該偷笑,她終於發現我迷人的魄力嗎 ?

正當我在沈思時,突然我的早餐淪陷了,變成加了料的包子,是像芝麻的那種,她竟然拿西子灣的沙來報答我的辛勞,太過份了。
我們就拿著沙丟來丟去,能想像兩個不小的人,玩著小小孩子的遊戲嗎??

在回去的路途上,你如果看到兩個丟沙子跑的人,不用懷疑那就是我們!
她說,"都是你啦,我要怎麼見人,嚇死人都會咧!"
一邊說還一邊把她身上的沙往我身上抹,又不是我的錯,我就帶她去我的"窩",沒法子我家比較近咩!
她先洗,而我則去陽台沖水,看我多可憐呀,這是我家咧!
她洗好了 ,身上穿著我的衣服,看起來有點像大大件的家居服那種。
我喜歡她身上有我的味道,是沐浴精味啦,不要想歪好不好?
換我洗,洗好時她就拿著剛煮好的熱咖啡給我,好幸福唷!

最近我買了一台電話答錄機,因為有太多人抱怨找不到我了,不過買了之後,我有個抱怨,因為荷老愛在我的答錄機內錄下,金城武在電視上那個T-18的廣告詞。
"先生,要穿褲子請把窗戶關上好嗎??? ?"
唉,天曉得,誰看的到我穿褲子時呀,真是的!

後來我和荷常講電話,打發時間,反正是我付錢,她當然一點都不心疼呀。
電話中,我和她論著九大族,她要我猜台灣除了九大族還有那一族,台灣不是只有九大族嗎???我是哪一族???
我猜 ,"追星族嗎?"
她答:"「不對」"
"「我放棄了妳說吧」"
"是扁平族啦!!"
什麼爛答案咩,誰知道有這族呀!
她笑笑的說,"人家用單頻,我都用"雙平"呀!呵呵。"
想到她的36A,我也不禁笑了笑,真的是"扁平族"。
突然她一直呵嗽,"荷:妳沒事吧??"我擔心著問著。
她丟下電話,不知道去那裡,過了一會, 她接起電話,"沒事,小感冒。"
"真的沒事嗎?"
"我壯的像牛那會有事呀!"
我笑著說"對呀。"
我便沒多想了,我萬萬沒想到,這竟然是...

今天我和荷約在台北車站,因為她想來逛台北,十點還沒到,我在東一門等她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,覺得人生真的好像沒有什麼耶!
常有人在你的生命中進出,但能留下來的又有多少呢?也許今天看到的,明天卻不知在何處?

想著想著她就來了,今天她穿著一身白,無袖的衣服和長褲,蠻適合的。


仔細一看她擦了粉耶,還有口紅耶,平常她都絕不沾粉,她不喜歡那樣,可是她今天擦了淡淡的粉紅色口紅,難道是為了我嗎??
我不敢多問,怕她會罵我,我又吵不過她。
十點的台北, 很熱,擁塞的交通,和數不完的人群 ,我和她就穿梭在人群中,她帶上她的太陽眼鏡,165的身高,43的體重,看起來很美!

我走在她身邊打量她,如果我們在牽著手會更好,我的慾望是不是太多了??
突然覺的我好像愛上一個有點不太像在人間的女子,可能是她太瘦了,有時有可能被風颳走。

逛完街,她說她要去找她哥,問我要不要去,我點點頭 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於是我們便去搭公車,去陽明醫院,一路上好多情侶,唉~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
到了陽明醫院她就去找她哥,她哥是那裡的一位醫生,比我大二歲,長的還不錯,可是沒我高,真感謝我媽把我生成176。
然後她就進去了,啊,我只好自己去逛醫院了,鳴,被人拋棄了,過了一個小時,她終於出來了,感謝上天,我第一次發現我那麼愛你。


我看見她哥好像用一種不是很好的眼光看了我一下,天呀!我只是陪人來而己呀!!

"「妳自己要好好保重,要記的吃藥唷,不要忘了來唷,」"
看的出來愛妹心切,可是,是不是太過擔心呀??

走的時侯還一直用"粉擔心"的眼光看著呀,好像那種女兒要嫁了的爸爸,我又不會騙他妹,我長的那麼老實,我看到荷手上拿了一堆藥,問她,她只說是感冒,我不是很信啦,可是我只能信呀,不然咧!

現在是晚上11:09分我們陽明山上看夜景,因為她喜歡呀,所以我就陪呀,有人說在文化大學看最好,可是我覺得一路上的上玻就夠你看的了。

台北的夜景真的很美,車水馬龍,看著高高的燈就知道那一定是新光,今晚的荷,感覺不一樣,好像多了一點神祕,嗯,該怎麼說呢。


就是不一樣啦,突然她拉著我的手,老實說有點嚇到,不是有點,是"很"嚇到,她第一次這樣,我就這樣任憑她牽著,因為我覺得很高興,豔福不淺,來這果然對了。
我們大概在陽明山的四分之一吧!,我不太清楚陽明山多長,荷就站在那裡,看著她出生地,覺得她有點悲傷。

"「抱我好不好?,」"她突然發出聲音,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沈靜,她依然看著遠方,
想著她的事,"啊?!啥?!",我真的被嚇到了。


早知道來台北,有這種好事,叫我來一百次我都願意,上帝我回去一定好好拜你的。


"「抱我」",這回她轉過來看著我,眼神多了一份我無法了解的哀愁。

我抱著她,感受她比一般常人還熱的體溫,我以為那真的只是感冒的狀況,於是我沒多想,只是笑笑的享受這突如奇來的福份。

後來荷失蹤了三個月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她的手機一直關機,再看見她時,她好像變瘦了,可是還是一樣皮皮的。
而這時我要暑修,被荷害的啦,叫人家期初考時帶她出去 ,現在我只能帶她去附近晃晃就不錯了。
她吵著要我帶她去海邊,好吧 ,明天不用修就去了,這天她騎著她的車,我騎我的,平常她都死要人載。


我們就坐在車子上看海賞月,靜靜著看著,看著海,感覺好像是看著海的盡頭,淡淡的說,"如果那天我不在了這裡,你會不會想我呀? "
我那時沒想那麼多,我只是想大家都快畢業了,分開難免,"「會呀,想呀,想死你,以我們的"堅情"怎麼可能不想妳,」"
她好像得到蠻滿意的答案,露出了淺淺的微笑,"回去了吧!"


我點點了頭,我以為相見的日子還有很久,我沒想到這竟然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,如果我早知道,我會留住她,再陪我看海,至少讓我說出我想說的話,可惜她再也沒有機會知道了。
8/17我接到一個陌生男子的電話,要我去長庚醫院,當我到時, 是荷的哥哥,那時是晚上十點了吧!
我注意到他的臉上有未乾的淚痕,他說有東西給我,一個粉藍色的盒子,還有荷的手機,上面沾有血,我心中明白有異,"荷呢?"
像是觸及他心中的痛,他閉上眼睛緩緩的吐出 ,"忘了她吧!"
我心中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,"荷怎麼了?"
他情緒又再度沸騰,哽咽的說著,"她死了,下午6:27分時!"
怎麼可能?!她昨天還好好的和我看星空,今天卻,"我不信,荷呢,她到底去那?你不要開這種玩笑。"
我抓著他的手腕像著哭鬧的孩子,大聲問著,"她現在在太平間,她在死前,要我把這些交給你,並要我謝謝你,她說她不想讓你見到這樣的她,她要你記住美美她。"
我沒有去太平間驗証這件事,我怕就如他說的,我不要,我只記的我跌坐在地上,拿著盒子,印象中聽到她哥說:
"你以為只有你痛苦嗎?我比你更痛苦,因為我妹死在我手中,你知道嗎?親眼看著自己的妹妹逐漸在你面前死去,那種痛,我比你更痛,不過她這樣走了對她而言是好,也許你不懂,但看完日記你就會懂了,"

我忘了我是怎麼回來了,只知道現在是下午12:37分,而我做了一場惡夢,而床旁卻多了夢中那粉藍色的盒子,是夢,一定是夢,我把盒子丟在角落。

那時我一直無法接受她的死訊,我不斷的告訴自己,這不是真的,只是一場夢,荷她現在只是在和我玩躲貓貓,過一陣子她會再出現的。

於是我就過著如夢如真的日子,荷有來找過我,可是夢中的她太過夢幻了。

我開始活在只有夢的日子裡,她常穿著台北那件,甩著她的長髮,夢中的她仍有我熟悉的味道。


而她的喪禮我沒有去,就這樣過了不知多久,我開始拿出放在角落的那盒子,盒子裡有一本日記,還有一封信, 加上她的手機。

我拿著那封信,收信人是我,於是我就把它放帶口袋中,有種想回家的念頭,有人說家是最溫暖的地方,或許現在的我很需要吧!


回到家,老媽依舊招呼我,她摸著我的頭,像從前一般,心疼我瘦了,我明白,老媽去廚房拿水果,"有心事呀?"
"沒有,"我說謊。
"哦,那有件事就不要講好了 。"什麼時侯老媽變的跟荷一樣了呀!
"什麼事呀,老媽?"我皺著眉頭問。
"就是你那未進門的媳婦呀!"
老媽用提高八度的音說著,怕我當做沒聽到,"是荷嗎??"

"哦!原來人家叫做荷唷!不錯呀人長的清清秀秀,名字也是。"老媽很滿意的說著,而我那股想哭的念頭又出現了。
"我是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樣了?如果你要把她娶進來我是不會反對的 。"

老媽抱著我,讓我盡情的哭了,我把想念荷的心,放了出來,讓情緒,和淚水,留在老媽的身上,在回到天空,再傳給了荷。

"媽的肩膀雖然不大,可是仍有高雄港的溫暖,媽讓你依靠,不要忘了,你的信掉下來了,是那個女孩子寫的吧,好好的看,我要去煮飯了。"說著就鑽進她的戰場了,而我則回到自己的房間,看信。


育:
我不知道你看到這封信時,是那一種心情!
我們認識有三年了吧,時光飛逝對吧!
你知道為何我會去交男朋友嗎?我想你應該猜不出來吧,其實那只是為了試探你,試探你對我是否有心,我想我知道了答案了。


那天分手,我不是為了他的事在哭,而是你,畢竟你對我只是用一個朋友的心,而我呢?用了三年的心情,暗戀你,流水無情花亦老。

我想我死心了,你知道要告別自己愛了三年的人是多麼痛心呀!

一個老朋友,該這麼說嗎?
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我連一句我喜歡你都說不出來。
如果失敗了,我就什麼都沒有了,不說,至少我們還是朋友,心情五味十雜,表白需要勇氣,被拒絕需要更大的勇氣,於是我選擇了放棄。
我沒有勇氣看著我愛的人,拒絕我,不理我,我已經沒有時間可以在你身旁了,你知道嗎?當我看見我皮膚的青紫色,我就無法預期明天我是否存在。
很謝謝你,陪我的這幾個月,我一直沒告訴你我的病,是想,不要讓你擔心,我愛上了一個人,也愛上了一首歌,可惜我再也沒有機會唱了。
我期待,但是我只能呆坐著,呆呆的想著,也許是因為這樣,才能明白我們的愛,也許是這樣,這個愛情才顯的淒美,就因為這樣,我卻再也見不到她了。

我走時,老媽交給我一條,由淡紫和淡藍所編成的幸運帶,她說是荷交給她的,我把它綁在右手,這樣我就能一直看著它,一直想著荷,想著她在我身旁。
我打電話去找他哥,問清她的死因,車禍,他問我要不要談談,我們就約在我租的房子,我們談了很多,都是關於荷,他很高興我走出那陰影了,不然荷會自責的。
他說荷在頭七時有去找他,談了我的事,說我一直無法接受,她很自責,他走之後,我就開始看著荷的日記 ,日記前面是全是寫著荷愛慕我的心情。

而我一直不知,她幾次掙扎,要不要,要不要表明,最後放棄了,而癌原本在之前是用藥壓抑住了,我終於明天那兩個月她跑那去了。
我放下日記,忍著想哭的念頭,突然想去我們一起去的西子灣,於是我拿著日記去了西子灣,因為這樣我仿佛可以見到那天的她。

我發現7/16日那天的紙有哭過的痕跡,那天是她病發第二次,是去台北的前兩天,原來那妝只是為了掩蓋她蒼白的臉。
失蹤的那三個月,她選擇化療,可是好像沒有壓抑住,於是她放棄了能活長的唯一一條路,難怪她哥說出那些話,"她妹死在他手上",她想死的美美的,她總是那麼任信。
8/5 荷的日記裡寫著:

如果我要死去,我要死在一個人的面前,我想要有個人完完全全的記住我。

我哥說我很自私,我明白,可是癌真的壓抑不住了,我不想每天面對著無數次的開刀,化療,吃藥。

聞著刺鼻的藥水味,我好想出去走走唷,看看淡水的夕陽,吃吃台南的擔仔麵,去那都好,看到這我已無法壓住想哭的念頭了,我讓淚水奪出我的眼眶,任憑它流。


下午,我去拜訪荷的墓,我在她墓前對她說:
"荷,妳成功了,妳成功了讓我記住妳,可是妳卻帶走我的心,我不會怪你自私,真的,我只怪妳,沒有機會讓我表明,你就這麼走了,讓我連一句我愛妳都還沒說。
而我只能用記憶思念你,用日記想著你,而能說出的話只卻只能短短的一句,再見,我拿著她的手機播了一首歌,"給我愛的人荷,無印良品,沒妳的日子。"
而如今我開始能接受她的死,於是,就常拿著她的日記,找個好天氣,她聊天,這就是我愛情故事,想起梁朝偉在一部片子中曾說的一句話:
"我第一次愛上一個人,她卻是個死人。"
而他比我幸運一點,女的知道他愛著她,而我在她活著時愛上了她,卻在她死的時侯,才明白愛上她,未看過她最後一面,她就走了。


如果你身邊多了個愛你 的人,願你能好好珍惜她,不要在失去後才來後悔或可惜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0956578 的頭像
a0956578

a0956578

a09565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